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

联系我们

  • 姓名:刘松鸿
  • 手机:13611300036
  • 邮箱:13611300036@163.com
  • 证号:11101200310744149
  • 律所: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
  •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37号京师律师大厦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房产文书 >  母亲拾荒供女上学反遭弃 患重病几成聋哑

母亲拾荒供女上学反遭弃 患重病几成聋哑

来源:北京房地产律师网   网址:http://www.bjlszhfc.com/   时间:2016-11-01 09:11:57

分享到:0

现年53岁的黄群枝满口牙齿仅剩一颗门牙,外貌看上去如同六七十岁般苍老。她身上背着的挂包就是女儿留下的。

平房内的物件大部分都是黄群枝捡来的。

女儿成人证书上面的小一寸彩色照片,是黄群枝唯一能看见女儿样貌的方式。

7年前,现年53岁的黄群枝被丈夫扫地出门后,用捡来的砖瓦,在广州南石西路砌出一间平房,至今无水无电,靠打来的井水过活。街坊表示,除了遭丈夫离弃,靠捡垃圾及摆地摊供养长大的女儿,也在5年前职中毕业后离她而去。2个月前,她就曾重病在家无人知,5天后才被邻居发现,救活后几成聋哑。

究竟女儿是狠心弃母,还是另有苦衷,如今已无法从黄群枝口中得知。可是,那一幅母女俩于街头扶持谋生、相依为命的画面,却始终让街坊们感慨。

她与丈夫

一场大火两人成仇

7年前被扫地出门

南石西路兴隆大街的街坊表示,黄群枝与女儿是十几年前搬来定居的,当时住在大街24号,那是她丈夫家的房子。昨日,黄群枝领着记者“误入”家门,即被丈夫怒骂赶出。

相识近20年的邓女士表示,黄群枝夫妻与女儿阿燕从前租住在龙津路,不知事出何因,1995年的一个夜晚,她丈夫一把火将房子烧了,结果被送劳改,母女俩便回到兴隆大街的房子。2003年丈夫解教回家后反目,将她扫地出门,外人不知内情。

居委

无户口住违章房

想帮老人难着手

黄群枝所属的棣园社区居委会马主任表示,黄群枝户口还在老家高要,不在当地,而所住平房也属违章建筑,没有房产证,让通水通电及生活保障等扶助工作很难落实。他说,黄群枝更跟家人邻居关系不和,因此街道多次提出帮助,却遇上各种阻力。

“去年底,我们已经硬着头皮,向供电部门提出了申请。”马主任认为,虽然有诸多条件限制,“可在我们辖区里的居民,还是会尽力帮扶,断不能坐视不理。”

她与女儿

相濡以沫摆地摊

5年前女儿弃家去

住在兴隆大街的彭先生说,这些年来,他看着黄群枝每天天不亮便出门,直到晚上七八时才回家靠四处捡垃圾维持生计。这些日子里,女儿阿燕一直跟她同住,学费与母女俩的生活开支都全赖黄群枝捡垃圾所得,两人生活贫苦不堪。

“她远走高飞了。”得知旁人在讨论阿燕的去向,黄群枝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,这也是她半天说得最清楚的一句话。每天外出,她都衣衫褴褛,全身最显眼的是一个黑色的小挂包,绣着米老鼠图案,这是女儿没带走的物件,里面有她的成人礼证件。

5年前,阿燕从海珠区某旅游职中毕业,给街坊们留下一句“要到机场路上班”后,便再没回家住过。“那时,黄姨还高兴地四处跟人说,‘我的女儿毕业工作了’。”邻居英姐说。

邓女士等人一度以为阿燕失踪,但阿燕之后回过两次家:第一次是母亲报警,由警察找到;第二次是母亲病重,由居委会通知。

对于阿燕抛弃供养自己十多年的母亲的说法,许多街坊都表示不相信,“可能有内情”。英姐说,阿燕一直很懂事,会帮着母亲操持家务。邓女士说,以前经常能在龙津路看见阿燕帮着母亲抬杂物、摆地摊的身影,“那时她才是一名1年级的小女孩。”

在黄群枝随身藏着的一张小纸条上,写着女儿的手机号码。记者尝试用手机拨打该号码,手机能通,却始终没人接听。街道办人员证实,阿燕的手机号码没改,但离家后一直不接陌生人的电话。

她的晚年

拾荒为生住破屋

大病5天无人问

黄群枝所住的平房在南石西路西二巷3号对面,没有门牌,由水泥砖块砌起墙面,木柱和石棉瓦搭乘屋顶,室内的地板更是杂乱无章的混搭——房子的建筑材料,全是她从街头捡得,逐日收集而来。

平房面积约15平方米,厅房厨厕共用一室,厕所仅用半截水泥墙阻隔。房子里堆满橡胶瓶、报纸、五金配件等杂物,连同她身上所穿的衣服,都是从街头捡来。街坊说,黄群枝建房子的土地是丈夫家的宅基地。

“新房子”建成后始终没有通水电。因此,黄群枝每天到街口打井水,满足日用所需。到了夜晚,透过狭小窗户的月光完全无法照明,她只能摸黑行动。邻居说,黄群枝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五六年。

英姐表示,2个月前,连续5天不见黄群枝的身影,只见屋门紧闭,“我跟丈夫商量着,觉得不对劲,便壮着胆子进去看。”

英姐发现,在昏暗的屋里,黄群枝正奄奄一息地躺在躺椅上,抱着一坛乞讨来的姜醋汤。英姐说,“煮粥给她吃,她连拿匙羹的力气都没有,我只好一口口地喂她。”

“要不是我们多心,爱管一下闲事,她早就死在家中,可能发臭了才会被人发现。”英姐心有余悸地说。

跨过大病关,黄群枝保住了性命,却只剩下微弱的听觉和语言能力。

 

电话联系

  • 13611300036